Skip to content

北京大气治理如何再“挖潜”?人大代表支了两招儿

正在审议的政府工作报告显示:2019年北京市细颗粒物年均浓度降至42微克/立方米。“这是一份了不起的成绩单,北京的PM2.5浓度降幅跑赢了京津冀及周边整体区域。”市人大代表、中国工程院院士、清华大学环境学院院长贺克斌1月13日对记者说,“新的一年,北京应当聚焦工业园区和移动源的污染减排,PM2.5仍然还有下降空间。”

贺克斌告诉记者,2018年北京PM2.5年均浓度是51微克/立方米,2019年下降了足足9微克,自开展监测以来首次跑进了“4字头”。而同时段京津冀及周边2+26城市的PM2.5浓度同比降幅是3微克,北京跑赢了区域平均降幅。

这份成绩单的背后,有三方面的助力因素。首先是北京大力推进污染减排,特别是在机动车污染治理、扬尘污染治理等领域持续发力,积极调整能源、运输、产业、用地四大结构,从市到区、乡镇街道,加强城市精细化管理,一微克一微克减排,“这是久久为功的结果。”同时,北京大气质量的改善也与去年的气象条件有利密不可分,2019年气象因素的“帮忙”力度比2017年北京顺利完成“大气十条”任务时还要大。最后,北京大气质量改善也离不开区域减排,2+26城市也在推进减排,PM2.5浓度也下降了,只不过降幅没有北京大而已。

面对2020年,政府工作报告提出:尽最大努力推动生态环境质量持续好转。在贺克斌看来,今年的大气质量能否有更进一步的改善,依然取决于自身减排、气象因素和区域联防联控的效果。他说,如果北京和周边区域都能继续采取强有力的措施,北京PM2.5仍然有继续下降的空间,“要是今年老天爷依然帮忙,气象条件依然跟去年一样给力,PM2.5浓度进入‘3字头’也不是没有可能。”他说。

当然贺克斌也明确表示,对于大气质量改善中的气象因素,无论是北京还是整个京津冀及周边区域,都要有清醒的认识和科学的理解,“现在减排难度越来越大,如果遭遇不利气象条件,可能还会出现反弹。”他说。

在贺克斌看来,今年的减排效果还取决于各项措施的落实程度,以及当遭遇重污染过程时能否有效实现“削峰降速”。至于减排潜力,贺克斌说,工业园区是很重要的一方面,“我们现在讲‘一市一策’、‘一厂一策’开展治理,但很多时候忽略了工业园区这个污染源相对集中的单元,它们的排放其实很集中,应该成为治理的重点。比如燕山石化整个园区,就应该明确它在挥发性有机物方面的减排义务。”

另外一方面的减排潜力就是移动污染源,包括机动车以及铲车、挖掘机等非道路移动机械。贺克斌非常关注要在本次大会上审议表决的《北京市机动车和非道路移动机械排放污染防治条例(草案)》,认为这部条例意义重大。贺克斌说2018年北京发布的PM2.5源解析结果显示,本地排放的PM2.5中,45%来自移动源,是第一大户,相比2014年的源解析结果,比例明显升高。如今近两年过去,移动源的占比越来越明显,因此必须高度重视,加以治理。

来源:北京日报客户端 | 记者 张航 编辑:周文丽

流程编辑:郭丹